Home > 我就是未分类 > 北京拟取消外来人口暂住证 代表建议推行居住证

北京拟取消外来人口暂住证 代表建议推行居住证

January 27th, 2005

本来这事不该我说什么,我也无意去北京发展,但是看到些东西,还是觉得不舒服。一直都觉得,我是个中国人,应该能在中国的土地上行走停留,可是一个万恶的暂住证把中国人分成两等:本地人和外地人。如果单是这样倒也算了,大家都安分的在自己的家乡过幸福的日子,这没问题。可在这个集全国之力建设几个地方的年代,谁还有家乡?家乡的钱都被用来建设那几个地方了。以前的经济特区,以深圳为首,现在的北京上海。前些天首钢要迁址,正在纳闷北京为什么会舍得放他走,现在明白了,厂址迁唐山,每年几十亿的税还交给北京,污染是唐山的,挣钱是北京的,这凭什么?不知道哪天唐山被污染的不成样子了,唐山人要去北京,北京会不会敞开大门。

其实再分本地人和外地人已经不确切了。部分从外地到那些大城市而后取得“成功”的人士开始要求翻身,通过房价,通过抬高消费,通过各种各样的支出来把那里原来的居民赶出去。这方面北京还好。看看上海,尤其是南京,强制拆迁把世代居住在那里的人赶出去,有钱人住进来。再按照当地人和本地人划分已经不太合适了,更确切的,是有钱人和穷人:有钱人占块地方,不许穷人进来。这就算了,还从穷人的地方拿出大把的钱来建设有钱人的地方。

没有人喜欢背井离乡,没有人喜欢去看别人脸色生活,做二等人。但是那种诱惑实在太大了,太多的利益集中到那里,大到让人能够忍受背井离乡,让人能够甘愿做二等人甚至三等人,大到…………难道政府就不该反省一下,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让人们都变成这个样子?

既然现状是这样了,都是中国人,为什么你可以,而我不可以?记得看过一篇文章,说解决此问题的方法就是死撑。市政府能做的,就是做好基础建设,在这同时,国家做好其他地区的建设。当之间的差距不足以弥补背井离乡,忍辱负重,做下等人时,就没人再去了。如果这些做不好,那,谁受不了谁走。如果你是“高级人士”你不能忍受这样的生活条件,你可以走。本身就比别人好多了,你吃肉人家来从地上捡个末你都不准,更何况这肉是国家的又不是你的。那你就别在这吃肉了。

一、北京的居住证
北京市公安局有关人士昨日向记者透露,北京市拟取消外来人口暂住证,相关法规也将同时停止执行。该人士表示,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暂住证今年7月就将取消。

与此同时,北京市人大代表高静波在人代会上提出议案,建议北京实施全市统一的“北京市居住证”,吸纳高素质外来优秀人才,同时探讨一种新的人口登记制度,对其他外地来京务工、经商者和流动人员进行管理。

高静波代表认为,北京应该以吸引、留住高素质人才的政策,代替已经很难发挥作用的控制流动人口的政策。

在高静波代表的议案中,“北京市居住证”主要适用于具有硕士或硕士以上的高学历人才、“海归派”、中高级管理人才、专业技术人才、艺术人士和在京购买住房并长期居住的投资者,以及在岗位上做出突出贡献、获得市级以上荣誉,或因见义勇为致伤残获得市级以上表彰的外来务工者、劳动者。

高静波代表建议,优秀人才获得“北京市居住证”后,在购房买车、申请本地驾照、养老、医保、住房公积金以及子女入托、上学、高考招录资格方面,都可以享受与北京户籍市民同等的资格和权益。

高静波代表建议,“北京市居住证”应设立一个年度有效期,申请时由市人事局、公安局分别审批、同时监管,由公安部门统一核发、办证。

他还补充说,“北京市居住证”在有效期内出现使用人因不良行为,违反相关法规,遭遇解聘、辞退、或本人辞职,由公安部门收回此证。

二、又有人提:建立人口准入制度
北京市政协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张惟英日前提出“建立人口准入制度”的建议,认为外来人口大量无序涌入,使北京市的可持续发展难以为继。“比如说收废品、恶意乞讨的,他们的存在确实损害了北京市民的生活。”(1月25日《新京报》)

  张委员的建议一提出,立即引起轩然大波。很多论者使用充满激情的言辞,痛加批驳。我不能肯定反对者中没有一个北京市民,但大多数是来自外省的知识精英或准知识精英,应该是没有错的。张委员应该想到,这些外省进京者,一个个就像当年的于连进入巴黎一样,正想方设法挤入上流社会,你却迎头提这么一个煞风景的建议,其愤怒可想而知。

  套用一位著名经济学家的说法,我们的讨论应该有这样的共识:一不怀疑人家的动机,二不怀疑人家的水平,大家都是在平心静气地发表个人的智力成果。张委员是人民大学教授,自然不用怀疑其水平;又是政协委员,有建议建言的责任,不说,倒是失职,所以,也不用怀疑其动机。

  现实情形是,北京确实太挤了。按照市长王岐山的权威说法,目前北京瞬间人口已达1700万,其中包括几百万外来人口,特殊因素是北京目前处于全新建设时期,外来建筑工人多,而待到新城区规划建成后,人口依然是个问题。大量的常住人口和流动人口,给北京带来大量的麻烦,我们应该理解城市管理者以及生活优裕的大学教授的难处。对他们而言,如何控制人口增加自然比热情接待、“来的都是客”要紧。那么,我们就需要讨论一个最简单的问题:我们为什么愿意去北京?

  是啊,我们为什么愿意去北京?住地下室、装在不透气的火车里、接受白眼的馈赠、被人说成是不理智的盲动……我们还是义无返顾!

  北京是首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享有了独占性的资源,很多方面国内任何一个大城市都无法望其项背。要是说资源,应该首先说说这部分资源。围绕这些资源,就出现了张委员说的“外来人口大量涌入”的情形,这种涌入绝对不会是“无序”的,而是太有序了。外省家乡经济不甚活跃,资本一般很少光顾,就业机会少,就连捡破烂、擦鞋都没生意,谁愿意去?

  至于像北京市发改委介绍的那样,限制人口增长主要目的是节约能源,天然气紧张,电也比较缺,水资源更是紧缺。这都是事实,但这样的事实绝对进入不了试图进入北京者的视野,城市领导者应该通盘考虑。

  这两天,关于首钢搬迁的消息也很热,已经初步确定搬迁到河北唐山。北京一家媒体很放心地告诉大家,对于外界关心的税收问题,首钢董事长朱继民表示,国家税务总局已经批准了首钢享受国家特殊政策的申请,即企业所得税还在总部地区交。这些税有多少呢?媒体报道,大致每年20亿元--你看,一方面,北京“正在研究新的行政手段”限制外来人口进入;另一方面,

我就是未分类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