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我就是未分类 > 禽流感中的人性

禽流感中的人性

November 22nd, 2005

以前说起候鸟,应该算半个褒义词,不管是人字形的大雁,还是年年春天来这里的燕子,人们算是比较喜欢他们吧。

可是今年不同了,到处谈候鸟色变,因为禽流感。

我对禽流感了解不多,只知道如果传染给人就会死人的,而且如果在人类间传播,后果更不堪设想。所以,防治禽流感是应该的吧,毕竟,电视上整天说可能死几十几百万人的,听起来偶就怕。

只是听到这里那里几万几十万的杀死禽类的时候,只是看到某人满腔指责的说“由于这一地区的禽鸟类属于受保护的稀有品种,中国政府没有按照惯例采取宰杀措施”时,我突然想到,青海湖多大?国际惯例是什么?方圆三公里?寒,特殊时期确实不一样。

想 起了在韩国肯德基门把自己装进笼子的mm,据说她们是抗议肯德基宰杀禽类。想起了世界多米诺骨牌大赛时,一只麻雀推倒了2万多张骨牌,被参赛的孩子们顾人 杀死。据说在荷兰杀害麻雀是违法的,不过政府还算大度,没把这群他们送进监狱。其实参赛者也杀,说那只小鸟有禽流感啊。

google了一 下,好象因为禽流感死了不少人了。所以,那些动物保护者终于集体失声了,他们也害怕啊。原来我们的保护动物是这样的。当他们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安全时才应该 受到保护,当他们可能对我们造成危害时,不管什么稀有不稀有的,宁科错杀一万,不能放过一个。我们不是经常看到说某地发现一个有禽流感的死鸡,然后扑杀多 少万吗?当人类自己的利益受到侵害时,我们没有哪怕一丝的犹豫,从来没有这么果断过。甚至,有人拿自己杀了多少禽类来炫耀,有人把扑杀禽类当政绩。真的没 有一丝的心痛的感觉吗?

哦,还要一提的是,辽宁杀了600万只,才补偿960万元,一只一块多钱,饲养者估计要倾家荡产了,题外。

有点语无伦次,因为我也矛盾。没有觉得扑杀禽类不对,因为我也是人,我也怕死,我也赞成扑杀。只是,发现自己原来是这样的,有点害怕。毕竟,那也是生命。为了我的生命,我们杀害了无数生命。我们应该自责吗?毕竟,它们只是鸟儿,可是,鸟儿也是生命。

我就是未分类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