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我就是未分类 > 程序员安替

程序员安替

January 5th, 2006

说起安替,不得不先说说先人留给我们的最伟大的东西之一——GreatWall。如果在中间加一个fire,那就是我们的最伟大的指路人带给我们的最伟大 的东西(建议重选世界七大奇迹时,大家投它一票)——GreatFireWall——简称——GFW。不小心,我也玩了一下科普。

然后说安替。现在想了解一个人,最简单的就是看他的blog,可惜我不能跟你看安替的。因为他的blog被伟大的GFW挡在了外面。不知道他一共呆过多少地方,只知道最后一个是msn space。

其 实我对安替并谈不上什么好感,甚至有点不赞同,他的blog的精英论我一直不同意。他是精英,但我小民一个,照样要写blog。他对民主的过分仰慕也让我 觉得不太舒服。但这些挡不住我很佩服他。blogcity被封,是因为他对中青报的声援。他告诉我们超女是中国人自发的一次民主实践之前。他一直在为中国 的民主实践奔走呐喊。要知道,在我们的祖国,做这种事是多么的不容易。

不过由于某种原因,我让自己不谈**,所以也很少关注安替。最后去 安替的blog,是因为有个秦尘说起国外的bsp垄断时,提起了安替。首发在bokee,已经被删了,我懒得找原文,简单说一下吧。秦尘说安替是中国 blog的阻碍,他到哪,哪里被封(如blogcity),可是最后到了微软的msn space就没事了。而且安替一去,把大量的用户带到msnspace,有卖国之嫌。安替呛声,找bokee老板问究竟,方老板怕事情闹大,把秦尘的文章 删了了事。

很多人都在安替的blog那争论安替此举是不是妨碍了秦尘的言论自由时(包括偶),安替在msn space的blog突然“available”了。第一时间我就想到,GFW.

微软删掉我的空间的那个下午,我一点感觉也没有。前几天我在北大和学生交流,有人问MSN空间会被会被我影响挂掉,我回答是,微软当然会在警告来时把我出 卖在先,所以请大家放心使用MSN空间。我早就感觉到这天会到来。最后几天的流量是每日点击15000。然后突然全部删了。狗日的长城,狗日的微软,我会 找微软算帐的。
到了夜里,我难过地哭了。

看来秦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不知道那些誓死保卫刽子手的言论自由的人现在怎么想.当然,安替再次被封杀不是秦尘的错,真正的原因,大家可能都知道.去年最后一天,我玩了把看图不说话-不相干的两张图 .第一张是网易的,下面最热评论是:谢谢网易编辑的苦心。第二张,是安替在msn的blog。是不是相干,大家自己决定吧。

消沉了好几天,其实是我疗伤的时间。2006年我会重新出发,恢复http://anti.blog-city.com的博客更新,国内朋友可以用Rss软件订阅:http://feeds.feedburner.com/blog-city/anti,或者直接发邮件给antisblog@gmail.com订阅,我会把每篇博客都发送给订户。希望大家能帮我在你们的博客上面发布这些订阅方法。

这 种博客写作方式会更加小众化。2006年,我只给我的朋友写博客,只给真心订阅的人写博客。告别喧嚣的2005,我希望能在2006年做一些踏实的事情。 例如,把原来的AEB(安替英文博客)正式转变成Chinathinkbase.com(中国思想资料库),全力完善这个项目。我也可能会做一些基于社会 网络的web应用(当然包括完善那个书的程序和想法)。我希望我能从2005年的博客安替,变成2006年的程序员安替。

程序员安替,看到这几个字,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虽然经历了这种种,我希望安替能够继续保持平和,不要让愤怒控制自己。即使不能呐喊,也还可以静下来做事。重要的是保持一颗平和的心,不要掺杂太多功利。我在安替blog的最后一个回复是:

中国有两种狗,一种是为讨好强权欺压百姓,镇压人民的狗。一种是靠反对本土强权来博取外国主子庇护的狗。而第二种狗,大多是被第一种狗逼的。

其实中国也有两种人,一种是死人,一种是活人。死人会为了名利变成第一种狗,活人会受不了迫害而变成第二种狗。希望安替能够坚持自己。

而此文,算是作为死人的我不甘死去而努力呼出的一口气,已经违背了对自己的承诺,之后我会继续死去。

我就是未分类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