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我就是未分类 > 媒体的良心及窦唯

媒体的良心及窦唯

写着这个题目才觉得有点大,所以后面加了三个字,写到哪是哪。

其实心中的命题比这个题目还大,Foucault说,我们必须保卫社会。但是他实在是太大了,只好缩小到媒体。因为保卫社会不仅是媒体的责任,甚至掌握了主流话语权的媒体毫无疑问应该肩负领导的责任。但很遗憾的是,我们看到的是他们站在了另一面。

当 新京报把自己的任务从“负责报道一切”改为“不负责八卦一些”时,窦唯去他报社闹了一把,还烧了辆车。虽然第一时间我就想说点什么,但由于某些由于我的自 作多情而导致的矜持,我让自己别说话。但某些媒体的做法,却着实让人恶心。窦唯的做法确实令人无法接受,但一向喜欢深层次反思的媒体们,却集体止于烧车, 止于闹事,甚至不说闹事的原因,而只是一再强调被烧车主与窦唯没有任何私人恩怨。而“卓伟”这个名字,更是没被媒体提过。

我 看过卓伟在电视上的拙劣表演,当他以合法以及非法的手段去满足大众的偷窥欲的时候,不知道是否想过座位媒体应有的责任?当我们甚至把任何娱乐片都赋予教育 的重任时,我么所谓的娱乐记者们却像提供黄色录像带的录像厅老板一样,不遗余力的满足这他所谓“上帝”的不正常的需求。不对,现在的媒体已经不甘于做录像 厅的小老板,他们开始逼良为娼拍摄小电影。并且,以大众的名义,你不合作就是与人民为敌。

我不知道一个人,只是安静的做一些音乐,这算是 很过分的要求吗?难道我们的社会已经变的连这点宽容都没有了?艺人是否有满足大众偷窥欲的义务我不知道,可媒体却一再以大众的名义去伤害他,甚至再此事发 生之后还说是他太脆弱,承受不住压力。这难道是对一个人造成伤害之后应有的态度?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没有人有资格要求别人该怎么样。当卓 伟一再强调自己的报道都是事实的时候,我想问,你洗澡也是事实,你愿意把照片给大家看吗?何况,娱记的稿子,是人都知道只能信两分。

“无冕之王”的称号是给与那些有良知的记者的。媒体是掌握了话语权,是指导社会走向的一群人。我无意否定这个群体中的所有个体,他们中仍然有很多是值得我们尊敬的,而且还有许多我们难以看到的力量(见完美头版), 但不可否认的是,我看到的是一个不惜一切手段来获得利益的的群体。并且在相对宽松的文娱版,这种情况是我更不愿意接受的。由于某种原因,部分媒体放弃了自 己的责任,转而靠迎合甚至导向大众的低级趣味来换取自己的利益(很不幸,新京报本身也有被逼上梁山的味道)。当某些人成为这种迎合的受害者时,我们就不能 再单纯的看待窦唯这件事。我们可以以道德的尺子去对待一个虐猫的女子,为何在虐人的事上,不能看的更深刻一些?

窦唯自己报的警,平静的等待警察的到来,想必已经有为自己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的觉悟,但作为另一件集体侵害事件的受害者,谁来为受到伤害的一方负责?

最后发几个链接

www.douwei.net —— 真不想发,这域名本来应该属于我的,可惜被人抢注了,|||

【狗日报】停止问候各位母亲继续保护窦唯 ——狗日报发起一个保护窦唯的活动

——其实很不愿意发来自百度的链接

我就是未分类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