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une, 2006

网络游戏是棵摇钱树?

June 12th, 2006

不得不承认,网络游戏能挣钱.盛大网易9城日进斗金,这大家都知道.今天看到条新闻,让我又认识到一批从网络游戏上摇钱的人.

张潇艺的事很多人都知道.人死了两年了,被翻出来闹也有半年了,最近因为开庭又被提出来了.不过看了下被告,奥美?彻底崩溃.

好 吧我承认我以前没有仔细看这件事,这说明我的同情心不够,没有对那位文采飞扬的13岁孩子表现出足够的关心.但我隐约记得几乎所有的新闻都说这孩子沉迷于 网络游戏,还有一批所谓的专家煞有介事的分析,痛斥网游的种种罪状.刚才又去google了一下”张潇艺”,第一条就是人民网的:天津网游少年张潇艺自杀后…听听,网游少年.另外还有北京军区总医院的严重的”网络成瘾综合症“的诊断。如今你跟我说他玩的是魔兽争霸.这不是故意整人吗?

大 脑中一件根深蒂固的,认为理所当然的一件事,突然就这么给打破了,除了崩溃真的没什么好说的.经过认真反思之后,我才缓过来:网络游戏是摇钱树.不管是 谁,都想从上面摇点钱,一孩子爱玩游戏,一孩子对自己的前途没有信心,一孩子自杀了.这三个放在一起,如果能加上当下最火的”网瘾”两个字,这才是完美的 新闻.关注度肯定能翻番,眼球就是银子啊.

不小心还看到个叫张春良的,他把死了一年多的孩子给挖出来,并且冲在告奥美的第 一线。都姓张,我还以为是这孩子都父亲(再次道歉,我又犯了想当然的错误)。刚才才知道他是——网络沉溺社会问题研究学者、某报网瘾防治研究所主任、网络 沉溺公共救助志愿者召集人、网络沉溺公共救助网创办人。在近期推出的调查成果《网络游戏忧思录》一书中,他把针对网络游戏的行动称为新一轮的“鸦片战争 ”。——看来网络游戏着实能养活不少人。

我就是未分类

互联网生态

June 5th, 2006

听说华军,天空,霏凡等下载网站甚至华夏黑客联盟都要抵制讯雷了。我想,这一天终于来了。因为迅雷下载速度主要的来源不是p2p,而是p2sp,盗链各大下载站的链接,

互 联网有自己的生态环境,天空,华军们提供软件,他们要的是用户的眼球。迅雷的出现,破坏了这个生态链,它抢了华军们的的食物。这种情况下,或者华军们死, 或者想办法让迅雷死。相比之下我宁愿让迅雷死,虽然他很快,但他什么都不提供。华军死了,迅雷什么都没了。这就像寄生藤,看起来枝繁叶茂,比他下面那颗大 树还要茁壮。但如果只能留一个,我想没谁会傻到砍掉大树留那跟藤。

如果把互联网看做一个生态圈,那最底层的是内容提供者,用户是最上层。 用户们的眼球是整个互联网的的基础(电子商务,用户提供内容先放一边)。用户的目光永远只留在最上层的企业,底层企业所获得的利益少之又少。不管是百度还 是sina,都是站在最上层,直接面对用户的。他们所做的,都是在内容上进行深加工,做一些增值的工作,但却拿走了内容的几乎全部价值。而内容提供者从来 没有由于自己提供了内容而获得什么(sina或许还给传统媒体一些钱,但太少了,少的几户可以忽略不计),他们只是靠自己做发布来换取利润。而如今最热的 搜索,仍旧是内容发布,但如果没有内容,还要搜索做什么?一个个框架网站还在喊着要上市,盗链又已经逼的下载站几乎要绝迹。被华军一手养大的迅雷,现在似 乎要成那根寄生藤,要把下载站们都缠死。试试在百度上google一下某个条新闻,我们得到的是满页甚至几页来自不同网站的相同内容。所有企业都只愿意发 布信息,而不愿去产生内容。如果没有传统媒体的内容,我们的互联网甚至无法存在。

虽然农产品深加工很重要,但互联网毕竟不是farm,我 们没有9亿兄弟由于各种限制不得不做苦力来提供粮食。做什么事都不能太过分。我说过这是个终端为王的时代,但国美们不会把彩电厂商都逼死。但我们短视的互 联网企业看来却在这么做。如果我们始终不愿给内容提供者相应的回报,互联网上的资源会越来越少。传统媒体已经喊了几次封杀网络媒体了,越来越多的下载站改 成了只对注册用户开放(万恶的是,一般还不开放注册,|||-_-)。曾经盛极一时的榕树下,如今没几个人会提起,虽然仍有很多文学站点,但看到最多的还 是由于看到出书无望而放弃的太监文(写一半就放弃了)。google看到了这一点,但也试试有个AdSense。而这种方式的回报是很小的,使用范围也有 限。如果想把内容提供放到更底层,就必须给他们一个更合理的回报方式。

没有一个完整的价值链,永远只是最上层得益,这样的互联网是不完整 的。虽然喊着web2.0,用户提供内容;虽然有p2p,点对点下载,但这些内容提供者同样是需要回报的。我们需要一个更完善的价值分配体系,来修复断开 的食物链。互联网的生态环境需要循环,才能更好的发展。

我就是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