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anuary, 2007

无形的黑手

January 15th, 2007

大学花1/3的时间学政治,虽然很多人觉得那是浪费时间,但是我还是从里面找到了些有用的东西,比如市场的那只无形的手。而最近,又一只无形的手不时的发挥自己的威力,不过不是市场的,很难说清楚是谁的手i,只是看起来黑黑的。

今天打开firefox,看到最多的消息就是v2ex挂 了,确切的说是主机服务商应上级主管部门要求拔掉了其网线,原因不明。其实我知道这个网站没几天,一个很有想法的社区,虽然用户不太多,但是非常活跃,而 社区的组织形式,板块的名称都很有创意(我喜欢那些板块名字)。但是就这么一个几千用户的小社区,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无形的黑手盯上,搞的我都有点自责:我 刚用google搜了他一下,去瞄了一眼,他就挂了——难道是我的错?

他不是blogbus,被文化执法是某些人为了给过年捞点奖金。这只是livid的个人网站,没什么油水好捞。当然,也可能是某些人非常无私的为了让大家和谐的过年。只是不太像法治社会应有的做法吧。

如果你仔细看了blogbus被“文化执法”后的留言,你会注意到到i这么一段话:

这是中国的管理模式:你用一个很高门槛拦住你,很高的要求要求你,同时又放任你的行为,让你有鞭子被他们抓在手里,他们想什么时候收一下,就收一下。不仅政府机关这样对老百姓,权力机关内部,也是这样的。

原 来法律只是用来为那只无形的黑手换取权力的,法律+放任让那只手可以在任何时候随意的做任何事。在本身就已经很恶劣的互联网环境下,人为的未中国 互联网制造了更大的困难。你必须学会去适应这些看来非常荒谬的客观条件,必须学会站到这只黑手一边,必须学会这套流氓的游戏规则。否则就只有被淘汰。这也 就比较容易解释为什么有,或者说只有众多的流氓软件,网站会取得那么多不可思议的成功。

livid说:

So this is the land I called it “homeland”, so this is the way they treat me, I’m always being constructive, I’m always being creative, I’m smart and I’m nice to everyone, I used to make wealth and knowledge for this land, but this land just cannot allow me to be a nice “good” man, so, what else can I do?

我就是未分类

落后啊,英国都开始关闭政府网站了

January 11th, 2007

电子政务貌似是个很流行的词。问一很久不见的同学:你现在做什么呢。答:政府信息化,也就是电子政务。再细问,4,5个人的小公司,拉关系找项目,给政府做网站。

听说中国政府网站总数近1.2万个,各级政府都有网站了。可喜可贺。可是偏偏有不和谐的, 我们大力推广电子政务的时候,英国将关闭九百多个政府网站中的九成以节省开支,才900多个政府网站的英国,正准备推荐那同学去英国发展呢。据说人家消减流于形式,没有任何意义的面子网站。仔细想想,中国的貌似都是这种。

当 年流行电子政府,企业信息化,养活了一大批做小网站的。但大多数此类网站没有任何意义,但某些人乐此不疲:都是政绩啊。如果说作用当然也有,今年 花1000亿建三峡,明年花1000亿修修补补,第三年花1000亿拆了他。三年3000亿的GDP啊。对中国保持世界最高的GDP增长率还是很有效的。 哦,说错了,是三门峡。

做面子网站的,做三年百度没碰过电脑的,外加一大批中关村卖盗版碟的,做流氓软件的,做诈骗SP的,组成了中国庞大的IT军团。中国的信息产业蒸蒸日上。

我就是未分类

iPhone 来了

January 10th, 2007

我知道肯定会有很多人说这件事,但我还是要再说一次:iPhone来了。

如果说上次新一代iPod发布引来了数百记者,那么毫无疑问,这次玩的更大,macWorld来了三四千人。

音乐播放器有两种,mp3播放器和iPod。现在,打电话也有两种,手机,和iPhone。这不是手机,这就是iPhone。

11.3毫米的厚度, 3.5英寸屏,8G容量,加上OS X,全触摸屏。水果又一次玩出了新花样。哦对了,它还有两个按键,震动/铃声和音量。

唯一的遗憾是,这东西看起来不会在中国卖。

update:金山词霸给出的iphone的解释是“VocalTel公司出的Internet Phone软件,可通过Internet进行语音和视频通讯 ”,看来金山词霸要更新自己的词库了,另外,会不会有商标权的问题。

我就是未分类

写blog的态度

January 3rd, 2007

曾经看到过一句话,记不太清了,大意是20年后,美国将会有无数政治家为他们大学时写的blog而后悔.

“于是我晕晕忽忽的回到了家,趁热写下了这篇BLOG,因为明天我可能会反悔,但是今天我很想说哇。”

偶尔看到的.

我就是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