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我就是未分类 > Constant

Constant

March 12th, 2008

人活着其实听不容易的,但又很少人愿意去死,一者因为很多人希望自己或者(虽然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希望),二者因为大家都觉得活着可以随时选择去死, 但是死了再活过来就不那么容易了。虽然第二个理由的结果直接导致了能好好活着的人都不会选择去死,以至于这个理由不能再成立——这算悖论么?

算了先不管什么悖论不悖论,反正无论如何都要活着,不是吗?拽到头上都要纹个”爱“的小爱说,每个人活着都需要一个理由,一个为自己的理由。经过长期实践,我觉得这个理由并不那么容易找,以至于很多人把找这个理由当作了活着的理由,好吧,我错了,我又在绕圈子了。

其实我想说的是,美剧很好看,因为人家的编剧都敢罢工几个月。人的时间是有限的,我活着的理由也不是看美剧(虽然我希望是),所以我只能选很少一部分美剧 来看你,比如LOST,现在播到第四季第六集了。由于一直以来的迟钝,一周的缓冲期对我来说很正常,所以我的大脑还停留在第五集。其实迟钝一周是不错的成 绩,剧中的Desmond同学,迟钝到在2004年时,还满脑子1996,来回穿梭于两个时空,以至于大脑无法负担而鼻血直流,几乎要挂掉。好在到处都有 物理学家,到处都有方程式。Faraday同学让大家明白,其实一切都是方程式,要稳定就得有个常量,有个Constant。这让我突然有种自豪感,我觉 得自己完全理解的Faraday同学的意思。时间穿梭,变量,方程式,常量……orz,我听到这些词就莫名的激动。我又跑题了。Desmond同学如果想 固定在某个时间不再穿梭,必须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常量,抓住它。所以这位同学想到了Penny,他的前EXGF(这简直是一定的),在1996年要了电 话。当2004年,Desmond同学拨通电话,和美女Penny疯狂的“i promise”时,鼻血不流了(其实这不符合见到美女喷会鼻血的普通设定),换成电视机前无数人开始流眼泪。我没流眼泪,虽然我的自豪感突然就没了。

人不可能得到一切,但也不能什么都没有。找一个自己的理由,否则生死对自己来说没区别(或许对别人有)。尤其是在一个扭曲的时空里,抓个常量尤为重要。一 个香港的朋友说,很佩服你们大陆的,很多人背井离乡,跑到外地打工,香港人大多做不到,不愿离家很远。其实我想说,丫香港就那么大,还能离多远。家就是那 个常量,离开了家,常量也不见了。或者是事业,或者是爱情,或者是更崇高或者更渺小的什么,作为自己的常量,前提是你得找到属于你自己的那个。

没找到的,努力找吧,或者,整天在租来的房子里看《女王之剑》(当然外面看真人版也行),流鼻血到死好了。

我就是未分类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