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C'est La Vie > 二十年歌已成忆

二十年歌已成忆

February 11th, 2010

从前有个姑娘——常羡慕别人可以用这种充满后现代浪漫主义颓废感的开头,所以——从前有个姑娘

我小学一年级时就认识她,第一次的印象是她某次作为学生代表讲话,讲的什么我真忘了,只记得人很漂亮;后来知道她也是我们那个家属院的,更觉得亲近;之后放学还一起回家过,觉得这个大姐姐集中了所有的优点,基本上是我人生第一个偶像,虽然后来我知道人生如戏,一切都是幻觉,。

时光飞逝,造化弄人,初中的第一天我就发现人生真的如戏——我跟偶像同桌。偶像依旧非常好看,其他的跟印象中就有点不同——以初一新生的身份可以坐到学校一姐的位置,连初三的那些”坏学生“对她的同桌也就是我都毕恭毕敬的。当然这更坚定了偶像的地位。

好 吧下面开始说跟”歌“有关的。那个年代还没有ipod,连随身听都没有。但这挡不住进步文艺青年对音乐的向往。那时候几乎每家都有录音机,可以播放现在叫 卡带当时叫磁带的声音载体。这东西太大没办法随时搬着,文艺青年们都是在家里狂听记旋律,出门对歌词小声唱,于是产生了”歌词本“。说回偶像,某天上课我 看到偶像同桌在那聚精会神一丝不苟的抄写东西。我很好奇的凑过去看,丫果然不是在学习,而是在抄歌词——在我只知道小虎队郭富城的时候,丫居然在抄《水 手》的歌词。那之后,我知道了郑智化,喜欢上了郑智化的歌。

(题外:耳机里刚好响起《水手》)
去年爱枣报的枣听小组搞了纪念光盘 《枣听乐纪壹号作品》,感谢课本(@wk373)给我寄来了一张,枣听乐纪第二辑是《20081223 贰 20年爱已成歌》,其中就有偶像(@elenalinshan,非之前的那个偶像,我偶像真多)做的郑智化专辑(偶像您做节目太用力了)。自此一发不可收拾,我在虾米搞了个精选集,这一段狂听郑智化。

郑 智化对我最大的贡献恐怕就是我写生日贺卡用最多的”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星星点灯下的麻花辫,年轻时代的堕落天使,卸了妆的女人唱着凤凰花,把情感收藏 起来游戏人间,远离这个城市单身逃亡。郑智化的歌交织着苦涩 的唯美和缠绕的人生,如今再听更多的是对那个年代的记忆。当旋律响起总有些什么涌上来,而此时我选了落泪的戏子:

掌声渐渐响起幕已渐渐拉起
又要开始另一出戏
总是身不由己从来没人在意
为了生活要卖力地演出
灯光亮起的时候忘了紧张颤抖
忘了尊严和坚持在现实中低头
五光十色的舞台浮浮沉沉的生涯
人群渐渐散去面对落幕的孤独

掌声再次响起仿佛是在梦里
一场盼望很久的戏
管它是悲是喜主角是我自己
所有的人陪我欢笑哭泣
大红大紫的时候没有时间休息
没有原来的自己在名利中低头
奢华靡烂和挥霍空虚不安和堕落
青春渐渐用尽面对梦醒的无助

是谁在编写人生这场戏
一生真真假假的谜题
是不是每个人都要戴着面具
演一场自己不愿演的戏
戏子呀戏子没有自己的名字
一个没没无闻的我演着小小的角色
戏子呀戏子没有自己的名字
纵然演过千般角色都是别人的故事
戏子呀戏子忘了自己的名字
戏子呀戏子落泪的戏子

这真是一首颓到不行的歌,在如戏人生中从事演戏这个行业肯定比只是带个面具流亡惨多了。每次想到还有人比我惨,我总会觉得更快乐些。

作为习惯,我可耻的在后面再多加一句:
每次听到大国民(http://www.xiami.com/song/384081),我会对化哥有些愧疚感——这是不是证明其实我还有救?

C'est La Vie , , ,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