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C’est La Vie’ Category

世界上最好的网站

May 15th, 2010

本来想写一篇关于知识分享的文章,缺发现用到的服务几乎全都无法访问。

google,twitter,facebook,youtube,flickr,blogger,这些是这个星球上在各自领域中最好的网站,没有之一。

dropbox 曾经是云存储服务中最好的服务之一,现在也终于被GFW认可,可以把“之一”去掉了。

另外附送一句话这两天很火的话:
If you don’t walk out, you will think that this is the whole world.

C'est La Vie, 没事就扯淡 ,

梦四

March 17th, 2010

其实我也不记得这是第几个梦了,四不一定对,但本文绝对是记录本人的梦的,跟美国篮球无关。

这次的梦比较诡异,但主题很明确——我杀人了。但这个主题又不够确切,其实我没杀人,即使在梦里也没有。

———————–梦的分割线———————
S给W打电话,问某人解决了没,W有点不耐烦说我把他交给你,你自己处理吧。所以约了地方,我跟S到路口看到W开着一辆SUV从里面出来,示意我们人就在里面。

那 是几栋建筑之间的空地,四下无人,一个大纸箱在一栋楼下面。没错,就是它了。我跟S过去看到纸箱里直挺挺的绑着一个人,嘴被堵上眼睛瞪得大大的看到我们满 脸惊恐。这时传来一阵吵杂几个人路过这里。我假装没事的站到纸箱几米元的地方,背对纸箱四处望等这些人过去。他们中有一个人稍微落在后面,因为他一直 扭着头注视着我和S这边。我想让S先停下,可是没办法说。S很牛逼的抄出一把刀,就这么对纸箱里的人刺了下去,日本漫画里双手拿刀往下慢慢刺的那种,在那个路人的注视之下(我背后没长眼睛,可是我确实看到了,要不怎么说是梦呢),然后过来跟我说走吧,旁若无人。

很明显这样干会被警察抓。S 进去是一定的,我这边就有点诡异。回到一个可能是教室的很多人的房子里(好吧,我老了,怀念大学都怀念成这样了),某人义薄云天的说要替我顶罪(梦中很熟 似乎是我一伙的,杯具的是这人的名字居然不是字母系列),他说是自己跟S去的,但是事先并不知道什么事,S杀人时自己也没看到没来得及阻止。死者的父亲和 哥哥(可能吧)来找我(居然不是警察)说我是凶手,说那地方找到了一个枕头上有我的指纹(梦中出现枕头多么理所当然啊),我正无言以对那个说替我顶罪的人 冲出来说那枕头是他的,我跟他是好朋友去过他家有我的指纹很正常。死者的父亲打电话给据说是目击证人(那么多目击证人,我还跟一人对视很久,这下死了), 还拿出一望远镜让我对着然后那边可以看到我什么样(原谅他吧,这是梦)。那个“目击证人”不知道为什么说不确定,就这么,我逃过了。

场景换到一个小黑屋里,这是应该是敝帮根据地。大家讨论是否同意让人帮我顶罪,L决定让四个核心人物投票。第一轮两个,一个同意,一个反对。反对的梦里没交代 是谁(让我知道了肯定砍死丫),同意的是R(果然你是靠得住的)。第二轮两个,我和H。H投了反对(靠,早知道他不是东西),好像意思是要遵守法律(大哥我们可是黑社会),我很害怕,鬼使神差的投了同意(原来我还是帮会骨干)。真的不是我在这狡辩,梦里就是这样,当宣布又是一人同意一人反对时我才明白过来我投了同意。不管怎么样,2:2没结果,所以加投理由(潜意识里我想要一个救赎的机会?):投票人比一般成员更重要和所有兄弟都是平等的(投票人的意思是有资格参与决定帮会事务的人,其实就是说指我啦,这根第一次有嘛区别?)。梦里只交代了我和H的选择,我选了后者(人性啊,我战胜了自己,哈 哈),可耻的是H也觉悟了,选了前者。还是打平,真是势均力敌啊。

不要怀疑我们帮会的智商,某组织常委还是9个呢,敝帮会的决策团队当然不可能是偶数个,还有个L呢,决定性的一票投出来,同意找人帮我顶罪。

那么多目击者随便查一下就知道是我啊,这么做风险实在是很大。可是梦再次发挥了它神奇的力量,那个替我顶罪的兄弟被带走了。这下轮到我纠结了,我决定自首。 我想按照那个替我顶罪的兄弟的说法,我也不会判很重,甚至我还考虑到了如何帮那位兄弟求情,他怎么说也是妨碍司法公正,真是对不起人家。就在我纠结这些的 时候,我醒了,我tmd还没自首就醒了,真想再睡会,把该做的事做完。可是我还得洗头,再不起上班就迟到了。生活真痛苦,想做好人都不给时间。

——————————梦结束的分割线————————-
以上出现的人物凡是以字母代替的人名都是我认识的, 并且他们同属一个组织。所以我才很遗憾那个替我顶罪的兄弟的名字不是字母,否则我一定请他吃饭。

——————————现实的分割线———————
就在我住的这小区,昨夜,109栋发生一起凶杀案——跟我隔两栋,还是同样的户型同样的楼层同样的房间。到底是谁影响了谁?今晚我得找Bishop谈谈。
传送门:http://www.19lou.com/forum-922-thread-26423963-1-1.html

C'est La Vie ,

二十年歌已成忆

February 11th, 2010

从前有个姑娘——常羡慕别人可以用这种充满后现代浪漫主义颓废感的开头,所以——从前有个姑娘

我小学一年级时就认识她,第一次的印象是她某次作为学生代表讲话,讲的什么我真忘了,只记得人很漂亮;后来知道她也是我们那个家属院的,更觉得亲近;之后放学还一起回家过,觉得这个大姐姐集中了所有的优点,基本上是我人生第一个偶像,虽然后来我知道人生如戏,一切都是幻觉,。

时光飞逝,造化弄人,初中的第一天我就发现人生真的如戏——我跟偶像同桌。偶像依旧非常好看,其他的跟印象中就有点不同——以初一新生的身份可以坐到学校一姐的位置,连初三的那些”坏学生“对她的同桌也就是我都毕恭毕敬的。当然这更坚定了偶像的地位。

好 吧下面开始说跟”歌“有关的。那个年代还没有ipod,连随身听都没有。但这挡不住进步文艺青年对音乐的向往。那时候几乎每家都有录音机,可以播放现在叫 卡带当时叫磁带的声音载体。这东西太大没办法随时搬着,文艺青年们都是在家里狂听记旋律,出门对歌词小声唱,于是产生了”歌词本“。说回偶像,某天上课我 看到偶像同桌在那聚精会神一丝不苟的抄写东西。我很好奇的凑过去看,丫果然不是在学习,而是在抄歌词——在我只知道小虎队郭富城的时候,丫居然在抄《水 手》的歌词。那之后,我知道了郑智化,喜欢上了郑智化的歌。

(题外:耳机里刚好响起《水手》)
去年爱枣报的枣听小组搞了纪念光盘 《枣听乐纪壹号作品》,感谢课本(@wk373)给我寄来了一张,枣听乐纪第二辑是《20081223 贰 20年爱已成歌》,其中就有偶像(@elenalinshan,非之前的那个偶像,我偶像真多)做的郑智化专辑(偶像您做节目太用力了)。自此一发不可收拾,我在虾米搞了个精选集,这一段狂听郑智化。

郑 智化对我最大的贡献恐怕就是我写生日贺卡用最多的”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星星点灯下的麻花辫,年轻时代的堕落天使,卸了妆的女人唱着凤凰花,把情感收藏 起来游戏人间,远离这个城市单身逃亡。郑智化的歌交织着苦涩 的唯美和缠绕的人生,如今再听更多的是对那个年代的记忆。当旋律响起总有些什么涌上来,而此时我选了落泪的戏子:

掌声渐渐响起幕已渐渐拉起
又要开始另一出戏
总是身不由己从来没人在意
为了生活要卖力地演出
灯光亮起的时候忘了紧张颤抖
忘了尊严和坚持在现实中低头
五光十色的舞台浮浮沉沉的生涯
人群渐渐散去面对落幕的孤独

掌声再次响起仿佛是在梦里
一场盼望很久的戏
管它是悲是喜主角是我自己
所有的人陪我欢笑哭泣
大红大紫的时候没有时间休息
没有原来的自己在名利中低头
奢华靡烂和挥霍空虚不安和堕落
青春渐渐用尽面对梦醒的无助

是谁在编写人生这场戏
一生真真假假的谜题
是不是每个人都要戴着面具
演一场自己不愿演的戏
戏子呀戏子没有自己的名字
一个没没无闻的我演着小小的角色
戏子呀戏子没有自己的名字
纵然演过千般角色都是别人的故事
戏子呀戏子忘了自己的名字
戏子呀戏子落泪的戏子

这真是一首颓到不行的歌,在如戏人生中从事演戏这个行业肯定比只是带个面具流亡惨多了。每次想到还有人比我惨,我总会觉得更快乐些。

作为习惯,我可耻的在后面再多加一句:
每次听到大国民(http://www.xiami.com/song/384081),我会对化哥有些愧疚感——这是不是证明其实我还有救?

C'est La Vie , , ,

一篇书评引发的惨案

February 7th, 2010

没啥文化,读书少,所以很少去豆瓣,结果连这么精彩的一场闹剧都错过了,罪过。

主要经过就是milo发了篇书评指出了些错误,书作者肖老师十分不爽不但不承认那些错误,还指责是milo是其他书商派来故意诋毁他的书的。肖老师的言论后来已经删掉了,还好有人存档,看这里

正如某人指出的,我也很奇怪肖老师是不是受迫害狂,先是指责milo别有用心,然后是其他人都是一伙的,再就开始指责豆瓣的公正性,后来还上升到中国愤青多,整个一头脑不清楚四处树敌。在眼看四面楚歌又搬出身份以及30w访问量的博客,扬言回去叫人——“我在我所有博客发文,也请我的朋友过来围观”。

肖 老师可能不知道很多围观的都是圈中高人,我知道的就有上面存档的赖勇浩,火炬,赵姐夫,郝培强,猛禽等。比blog访问量,赖勇浩都不好意思自己那60w 的,而楼主milo Yip,按照赖勇浩的说法:“看了 Yip 老师的真名,作为游戏业内人士,我想我真是眼睛瞎了,不识高人”。在众神围攻之下,肖老师直接被轰击至渣。

书没看过不发表评论,但是作者肖老师的态度足以让我怀疑他的RP。这么一场闹剧之后,我很想知道这位CSDN学生大本营的神人如何面对学生,以及CSDN的众神怎么对待自己捧红的砖家——话说CSDN越来越臭还是有其道理的。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喝醉之后不要上网。

C'est La Vie , , ,

yu bie diu

January 25th, 2010
“一个1级小号,主动交易他,给了他一点钱,还有 一些杂物,其中就包括一条XX磅重的鱼。
他M那个人:??
那个人回了一句:song ni de
然后又接了一句:yu bie diu
鱼别丢
可以想象他在很小的时候,第一次钓出22磅重的 鲶鱼,当时的激动与喜悦。
在他离开时,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送给一个陌生的 女孩,并嘱咐她:“yu bie diu”
那些金币和物品是送你的,只是希望,鱼别丢。
心酸,难过,流泪。
曾经我们最珍视的东西,现在还在吗?”

不用看到,每次想到这个故事,我都要忍很久的眼泪。简单的故事背后,是一个艰难生存的新玩家即将离开,放弃这个他曾为之倾注一切的角色,只希望留下点什么去见证自己这段辛劳和汗水。

我也曾是一个新手,在幽暗城外游荡,一趟趟的捡尸体,还在银行里存了一堆“垃圾”;我也带过新人,看着他满地跑着当宝似的捡物品,一边暗爽一边假装生气的怒斥“快走,别捡垃圾了”;我也在幽暗城里遇到过以前带的新人让我等等,跑去银行拿来一个12格包交易我自豪的说“送你”——满身16格包的我知道以他的等级应该还在用8格包,这个是他第一次得到的12格包珍藏着没舍得用。

是的,我也有过这些在虚拟世界里的真实感动。可是现在有一帮人,他们因为这种感动而被责骂,甚至被电击。他们像盖茨比遥望长角海峡对面的绿色灯光一样每天到幽暗城外静静的注视着那空荡荡的飞艇塔,希望有一天来自诺森德的飞艇带他们到那梦想之地开始新的生活。

袭一句评论:如果昨天问我09年做好看的电影是什么也许我会说是阿凡达,但是今天,我一定会说是网瘾战争。

花絮:http://docs.google.com/View?docID=0AWO369Kx_1-7ZGMyM2txcnhfMjhjcjM0eHJjbQ&hl=en&pli=1

截止2010-1-25日,可以在线观看的地址有:
高清版下载地址(因使用的X264编码,QQ影音,暴风影音支持不佳,如遇到花屏问题,请使用射手影音http://www.splayer.org/,或者完美解码)
魔兽视频网(迅雷右键点击下载)http://www.wowmovies.cn/html/26259.shtml

电驴下载:
ed2k://|file|%5B%E7%88%B1%E8%80%81%E8%99%8E%E6%B8%B8%E5%88%9B%E4%BD%9C%E5%9B%A2%E9%98%9F%5D%5B%E7%AC%AC3%E4%BD%9C.%E7%BD%91%E7%98%BE%E6%88%98%E4%BA%89%5D%5BGB%5D%5B1024x768.x264.AAC%5D.mp4|784774019|67f298ca261d14367195c922ba49ce66|h=qnckiy5nfnw4qqckc2jtzvi6awhvbnho|/

C'est La Vie , , ,

this is it

November 11th, 2009

未完成的演唱会,未走完的一生,主角却不在了。

导演试图通过排练的花絮勾勒出这场梦中的演唱会的轮廓,告诉依旧在门外呼喊的人们,this is it。 开始没觉得有什么精彩,可能是因为彩排的缘故,他的舞姿并没有那么到位,他的歌声甚至不能算流畅,他太瘦了,穿着西服露出苍老,我甚至看出他的双肩不一样高。阴谋论爱好者的我一度怀疑是有人怕演唱会搞砸所以谋杀了这位有点老态的巨星,以便通过纪念捞钱。

可是他就是有这种感染力,哪怕是在荧幕里也能把人感染。他的舞姿没有那些舞者优美,或者习惯了街舞的人们一时很难欣赏他那种不够伸展的动作,但是你还是会被节奏感染。是的,节奏。他身体的全部部位无时无刻不跟着节奏跳动——或者是节奏跟着他的身体跳动更准确。踩着太空的舞步,协调而流畅,他就是旋律,指挥者乐队。用整个身体跳着音乐,this is it。

整部电影没有感觉任何的悲伤,直接走出放映厅才想到他已经不再我们这个世界。风很大。

C'est La Vie ,

小新怎么办?

September 20th, 2009

公元2009年7月29日,有个贱人贱贱的问:“ 我说的是假如喔… 假如有一天臼井仪人死掉了,《蜡笔小新》怎么办…小新还会生存么.. – -|”.(http://tieba.baidu.com/f?kz=616672915)

公元2009年9月19日,“日本警方于19日早上在群马县的山中找到一具男尸,从衣服辨别,死者正是《蜡笔小新》的作者臼井仪人。”.(http://ent.163.com/09/0919/17/5JJDESK600031H2L.html)

小新还会生存么?

C'est La Vie , ,

慌乱

August 15th, 2009

花了差不多一个半月的时间,看完了那本薄薄的《人类群星闪耀时》。

这一阵的生活绝对称得上慌乱,又慌忙又混乱,事情一件接一件我这边是完全字面意义的手足无措。倒不是说有多忙,而是乱,乱的不知道自己在干嘛该做啥会去哪,连开心网偷菜的外挂都很多天没打开了,更别说想点什么。

这可能是我第一次觉得应该停下来攒点经验——玩游戏被Boss虐了除外。工作上是,生活上也是,生理上更是。我觉得我得想办法尽快让事情回到可控的范围之内,不然用不了多久就会死很惨。

好死不如赖活着,所以还是那句话:求包养,我要读书。

C'est La V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