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没事就扯淡’ Category

印度铁路

September 12th, 2010

“挂票”这词可能是唯一一个我朝专为别国发明的词汇,阿三应该为此感到很荣幸吧。阿三铁路跟天朝的比起来是在是差太多,可是在一个小时前我听说中国有个叫张拾迈的教授一直呼吁“不要建高铁”,要学习印度模式将火车慢下来。脑子烧坏了?

张教授反对高铁的理由是高铁可能带来很地质灾害——长期有个力将皮肤往一个方向推,地球母亲会很难受——这方面我不懂,但是对于火车高速跟低速的区别却有很深的感触——去上海得多花一倍的钱。

在印度铁路客运算一项公益项目,长期入不敷出。在几十年前甘地就呼吁说铁路不能一直作为慈善而存在。可即便你是圣雄遇到这种让别人出钱的事也只能认怂,印度铁道部依然穷逼。

不过穷逼领导下的铁路还是适合穷人使用的。站多便宜速度慢,看看上面的图就知道这车能坐多少人了,虽然挂在外面不安全但是有很拉风啊,何况左在车头顶上还很有船长车长的气势(那个位置票价会贵些)。印度铁路以比中国少的多的总里程数完成了中国3倍以上的旅客发送量,甚至很多人从郊区到城市是坐火车上下班。印度也有条件不错的空调车,基本上是给外国人和本国有钱人使用的,虽然票价不贵但是车很少,票不好买。

与 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铁路全面高速化,极大挤占普通火车的运量,大家纷纷表示“被”高铁,“我的时间没那么值钱”。富人随时买到高铁车票穿梭于城市之 间;穷人或者省三天饭钱享受一次舒适的高铁,看看美丽的乘务员;或者去挤越来越少的普通客车,忍受数倍正常时间的恐怖晚点。

印度铁路系统很落后是事实,但是换个角度看,以这么落后的铁路系统服务了那么多人,或许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没事就扯淡 , ,

请大家不要惊慌!

August 3rd, 2010

早上在推特上看到双叶老湿发的栾川溃坝谣言的三篇新闻,也就是政府辟谣三步曲(零零发对此名亦有贡献)

第一步:http://news.163.com/10/0728/09/6CLV1FEM0001124J.html (有人说会溃坝,居民开始逃往高处,政府广播车辟谣·)
第二步:http://news.ifeng.com/mainland/special/zqjubuzaodafengxiji/content-2/detail_2010_07/30/1858039_0.shtml (政府辟谣,谣言引起恐慌,传谣男子被抓)
第三步:http://news.sina.com.cn/c/2010-07-31/051520795982.shtml (辟谣立功,凡是被辟谣的都会实现,)

然后是《吉林男子洪水中救出120多人后被冲走身亡》,详情是大坝泄洪,男子救人。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泄洪也会有这么大的危险,要是没有这人一百多号人就扔水里了,果真泄洪猛于洪灾。

为什么溃坝危险不能说?为什么泄洪不能早点通知?上头有令,稳定压倒一切,前有唐山后有汶川,小小的洪水都不好意思拿来说。

为了不引起恐慌,一切危险都藏着。强大家不要惊慌,就默默的去死吧。

没事就扯淡 , ,

我经常会收到刘德军发来的一些需要救助者的消息

June 16th, 2010

请从下网上看。我无法判断这是不是真的。

  1. 我准备把这个遭遇两次警方暴力蹂躏的手机捐给艾先生的纪念馆,顺便从找到手机的地方带了块石头回来配手机
  2. 我现在用刚由小胖找回的我的手机发推
  3. 我 被套上头,然后他们拿凳子等砸我,现在眼睛、头重要部位疼痛。两个职务低一个叫dukai,一个叫xiaowang,一个职务稍高的戴眼镜,大约一米七左 右,三十出头的样子,另一个一米八几的中年人,应该有四十至四十五岁,眼镜击打我脸,导致牙松动。中年人拿凳子击打我。这些人多次企图让我跪下
  4. 这边很偏僻,没有出租车。
  5. 昌平县长林(音)镇沙岭村。RT @Yang_Ling: 实在不行,让他找个银行卡,给他打钱过去。RT @lnzhaotian: 快点啊,有没有人能提供点线索,这个地方在哪儿啊?
  6. 凌晨问我准备去哪里,又补充说端午节准备去哪里,问谁发起的,我一直要求按程序法进行,要求人身权利保障,但对方说我在里面没人身权利。我说这样我就不说话,然后一直没说话。
  7. 苏雨桐@suyutong 怎么样了?
  8. 可能有脑震荡
  9. 请看私信。
  10. 借的过路人的手机。RT @raymix: @L5d那你怎么发twitter啊
  11. 我的地址是麦子店街五号楼一门503,我被黑头套套头绑架了,并被暴力殴打后扔在山里,警告我如果再来北京就要我的命。天亮后问路人得知这儿是昌平老君堂上的沙岭。手机被扔在山林里,还没找到。
  12. 是的,告诉我手机号。RT @Rainbowfisch: !!!德军??RT @L5d: 我的地址是麦子店街五号楼一门503,我被黑头套套头绑架了,并被暴力殴打后扔在山里,警告我如果再来北京就要我的命。天亮后问路人得知这儿是昌平老君堂上的沙岭。手机被扔在山林里,还没找到。
  13. 我的地址是麦子店街五号楼一门503,我被黑头套套头绑架了,并被暴力殴打后扔在山里,警告我如果再来北京就要我的命。天亮后问路人得知这儿是昌平老君堂上的沙岭
  14. 有人按门铃
  15. RT @liudimouse: 大家关注苏雨桐,朝阳门朝外北大街14号405室,东二环边,朝阳门北天辰大厦南边得那栋楼。
  16. 我上图啊。RT @shijing110: 汗,围观大美女,RT @BaoliDao: 仕女。。RT @L5d: @shijing110 石大美女今天真是超美!古典仕女风范。
  17. 祝阿仁生日快乐!RT @yanglicai: 是,6月15日吴玉仁生日 RT @L5d 吴玉仁的生日? @shijing110 今天是他生日
  18. RT @pufei:  原来这就是严打的真正目的RT @dqbao: 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持不同政见者在中国不存在。
  19. RT @a13887665440: 苏雨桐RT @Suyutong: 朝外大街派出所现时在我家敲门,说要查户口,我说让他们白天来,他们说白天我不在。我隔门问他是谁,他们说是派出所
  20. 怎么不早说呢?生日快乐!RT @vincnd: 那个。。。其实,今天忘了告诉大家,今天也是我的生日。@L5d 吴玉仁的生日? @shijing110 今天是他生日
  1. 我准备把这个遭遇两次警方暴力蹂躏的手机捐给艾先生的纪念馆,顺便从找到手机的地方带了块石头回来配手机
  2. 我现在用刚由小胖找回的我的手机发推
  3. 我 被套上头,然后他们拿凳子等砸我,现在眼睛、头重要部位疼痛。两个职务低一个叫dukai,一个叫xiaowang,一个职务稍高的戴眼镜,大约一米七左 右,三十出头的样子,另一个一米八几的中年人,应该有四十至四十五岁,眼镜击打我脸,导致牙松动。中年人拿凳子击打我。这些人多次企图让我跪下
  4. 这边很偏僻,没有出租车。
  5. 昌平县长林(音)镇沙岭村。RT @Yang_Ling: 实在不行,让他找个银行卡,给他打钱过去。RT @lnzhaotian: 快点啊,有没有人能提供点线索,这个地方在哪儿啊?
  6. 凌晨问我准备去哪里,又补充说端午节准备去哪里,问谁发起的,我一直要求按程序法进行,要求人身权利保障,但对方说我在里面没人身权利。我说这样我就不说话,然后一直没说话。
  7. 苏雨桐@suyutong 怎么样了?
  8. 可能有脑震荡
  9. 请看私信。
  10. 借的过路人的手机。RT @raymix: @L5d那你怎么发twitter啊
  11. 我的地址是麦子店街五号楼一门503,我被黑头套套头绑架了,并被暴力殴打后扔在山里,警告我如果再来北京就要我的命。天亮后问路人得知这儿是昌平老君堂上的沙岭。手机被扔在山林里,还没找到。
  12. 是的,告诉我手机号。RT @Rainbowfisch: !!!德军??RT @L5d: 我的地址是麦子店街五号楼一门503,我被黑头套套头绑架了,并被暴力殴打后扔在山里,警告我如果再来北京就要我的命。天亮后问路人得知这儿是昌平老君堂上的沙岭。手机被扔在山林里,还没找到。
  13. 我的地址是麦子店街五号楼一门503,我被黑头套套头绑架了,并被暴力殴打后扔在山里,警告我如果再来北京就要我的命。天亮后问路人得知这儿是昌平老君堂上的沙岭
  14. 有人按门铃
  15. RT @liudimouse: 大家关注苏雨桐,朝阳门朝外北大街14号405室,东二环边,朝阳门北天辰大厦南边得那栋楼。
  16. 我上图啊。RT @shijing110: 汗,围观大美女,RT @BaoliDao: 仕女。。RT @L5d: @shijing110 石大美女今天真是超美!古典仕女风范。
  17. 祝阿仁生日快乐!RT @yanglicai: 是,6月15日吴玉仁生日 RT @L5d 吴玉仁的生日? @shijing110 今天是他生日
  18. RT @pufei:  原来这就是严打的真正目的RT @dqbao: 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持不同政见者在中国不存在。
  19. RT @a13887665440: 苏雨桐RT @Suyutong: 朝外大街派出所现时在我家敲门,说要查户口,我说让他们白天来,他们说白天我不在。我隔门问他是谁,他们说是派出所
  20. 怎么不早说呢?生日快乐!RT @vincnd: 那个。。。其实,今天忘了告诉大家,今天也是我的生日。@L5d 吴玉仁的生日? @shijing110 今天是他生日

没事就扯淡 , , ,

世界上最好的网站

May 15th, 2010

本来想写一篇关于知识分享的文章,缺发现用到的服务几乎全都无法访问。

google,twitter,facebook,youtube,flickr,blogger,这些是这个星球上在各自领域中最好的网站,没有之一。

dropbox 曾经是云存储服务中最好的服务之一,现在也终于被GFW认可,可以把“之一”去掉了。

另外附送一句话这两天很火的话:
If you don’t walk out, you will think that this is the whole world.

C'est La Vie, 没事就扯淡 ,

西厢记

March 17th, 2010

在看《西厢记》的相关文章,好久没有这么激动人心的东西出来了。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这是有传统的。

西厢计划 出来着实让我兴奋了一把。以往大家逃惯了,都只知道“翻墙”,别处抽个梯子爬过去,并想方设法“把梯子藏好”。西厢计划开发了两个工具,针对客户端的叫“张生”,丫是第一个直接针对墙,不需要梯子就可以让你出去的东西。

西 厢计划的开发者们通过对墙的长期观察判断其原理,又仔细研究TCP协议,从技术上对墙进行破解,从此翻墙战争进入真刀真枪的技术比拼。虽然在各个方面看墙 拥有极为庞大的资源,占据巨大优势,但我相信技术上的制高点被那帮爱好自由的混蛋所占领,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从这里发起攻击。

西厢计划的局限性是只对关键字过滤类型的屏蔽有效,张生的普及可能带来ip黑名单封锁的加剧;另一种可能是把GFW串行到国际出口上,那中国的互联网的出口速度就悲剧了;不管哪种,西厢计划让中国离全球最大的局域网近了很多。

不过黑暗总会有的,你是想自己经历,还是留给自己的孩子?

没事就扯淡 , , ,

黄丝带

December 23rd, 2009

刘晓波庭审,推特上黄丝带飘飞,一帮大神相继抵达法院门外又相继被熊猫带走,更有些人被限制在家不得出门。

可是:RT: @wenyunchao: 这绑推友,简直视专政机器为无物,不仅在现场打出推特观光团的标志,竟然还在现场分发黄丝带,既温暖又嚣张啊。 #freeliuxiaobo

我突然觉得很欢乐。

没事就扯淡 , , , ,

关于钱学森的几件事

November 1st, 2009

钱老去世成为各大新闻的头条,可是关于钱老的一生却很少有哪个大网站敢于给出关于钱老的真实。我根本不关心一个人的好坏,只是恐惧于这种掩盖一切,捏造一切的能力。关于钱老,至少有以下几点需要斟酌: 1,钱老回国的原因。49年38岁的他他正申请美国国籍而不是想回中国。不幸的是遭遇了麦卡锡时代,那是一个连奥本哈默都被当间谍审判的年代。 2,火箭之父。中国的火箭是以苏联为蓝本的,跟美国完全是不同的体系,这也是钱老没有负责任何一个型号的火箭的设计的原因—他根本插不上手,只能侧面提供意见。 3,亩产万斤。大跃进时期准确的估算出粮食亩产量,给最高决策者提供科学依据(更可能是给某些人提供忽悠最高决策者的科学依据)。 4,特异功能。80年代开始致力于特异功能的推广,把其列为正式科研项目甚至希望用于军事,训练千万气功大师,中国即可称霸世界。当然这只能算是钱老在科学判断上的一个错误,无关大是大非。 5,钱永健。钱老的侄子,获得诺贝尔奖后国人那个欢呼雀跃。但是钱永健只说了一句话:我是美国人,跟中国没关系。钱家似乎并没有继承钱老的”爱国“ 6,不去美国。如果明白第一点就应该知道钱老是通过战俘交换的手段回国的,美国驱逐了他,所以对美国有一种恨。另外即使他真的去,邀请他的科研机构能不能搞定法律上的问题还很难说。毕竟人家”三权分立“,不是哪个人说了算。这是一旦挑开了说,回国的谎言还瞒的住? 钱老一生其实很不幸。在美国好好的眼看着前途光明但是遇到麦卡锡主义被差点被搞死。回国吧没几年又遇到大跃进,文化大革命。他的一生看起来更像是政治道具,一个”爱国“科学家高大全的形象下多少是真实的?又有多少是由得了他的? PS: 任何人都逃不过社会背景,在大环境下去苛求个人是不合适的,哪怕是南京城里的日本兵——当然这不是说他们可以逃避应负的责任。如果有什么需要指责,那么是这个导致个人如此扭曲的社会,这个由你我共同组成的社会。严格的批判整体,宽容的对待个人。

没事就扯淡 , ,

值得推广的”行为矫正“疗法

August 16th, 2009

看了杨永信的网瘾治疗,和《1984》里的手段何其相似。快速洗脑法值得推广。

以极大的痛苦和恐惧先让你屈服,然后整天生活在一种恐惧和痛苦中。这期间受害者会下意识的寻求一种心里安慰,心中对好坏评判的天平默默的转移,直至认为这 一切理所当然,让自己始终处于亢奋状态——这样才不会那么痛苦。这不是单纯的打骂强迫,而是一种心理,思想上强行逆转。我不太懂心理学,但我觉得杨老师的 治疗和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有一定的相似之处,只是强烈的多,过程也更持久。

那些站出来揭露的孩子是心理顽强的失败品。接受治疗的人由于各种原因会对此经历产生心理抗拒,不愿回忆甚至不愿否定此经历,治疗经历所产生的心理失衡会影 响他人一生。想想让一个人在恐惧中生活四个多月的结果是什么?整个心理被摧垮,人格碎裂(不是破裂)。在此过程中加入重塑,一个自己希望的“新人”就这么 产生了。成功率?杨老师说了,96%以上。

杨老师如此成功,并无比英明的把“网瘾治疗”改为“行为矫正”,使这种治疗方法有了在全国推广的基础。免费给钉子户,上访者(他们都是精神病)以及一切不安定因素治疗,可以极大促进国家的稳定团结。我相信伟大英明的派对已经将此事提上日程。想一想,如果全国建立能同时收治1000万病人的“行为矫正”医院,社会主义将是多么的和谐。

杨老师还有个不得不推广它的疗法的原因:这种心理上(好吧天朝法律不怎么承认心理伤害)和肉体上的巨大伤害的万恶的做法,是要负刑事责任的,只有把它变为政府行为,一切才能理所当然。

延伸阅读:网瘾之戒 (柴静又立功了)

没事就扯淡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