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Posts Tagged ‘体制’

关于国家的四个问题

October 4th, 2008

关于国家的四个问题《南方周末》国庆特刊弄了四个问题出来,虽然没有问我,可鉴于其实有点空闲,就厚脸皮的凑上去回答下。

在回答之前我还特意放狗查了下到底什么时候国家,虽然我一直记得大学政治课本中很直白的写着”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我尊是一枚好学生)。结果证明我是对的:

Duguit:国家是一种人群组织,在这个组织中,人被区分为统治者及被统治者。
Bodin:共和国是对公共事务的主权性管理。
恩格斯:国家无非是一个阶级镇压另一个阶级的机器。

即使在贵国政治课占据了大学的三分之一的学时,还是有太多人没搞懂国家是什么。

好吧,下面是答题时间。

1、你为国家做了什么?
第一个问题就把我难住我——我实在没做什么。除了缴税,甚至连消费我都贡献的很少。但作为一个被镇压的阶级,我做的也够了吧?

2、国家为你做了什么?
国家为我做了太多了,教我该看什么,该做什么,该想什么。办闹运,送太空人增加我的自豪感。将汶川地震,毒奶粉都变成振奋人心的事,以使我不会太low。但是我要感谢这个国家,它给了我基本的知识,让我有能力接触更多,虽然这有些超出了它的本意。

3、你还能为国家做什么?
答案:我不能。除了不给国家添麻烦,我不能再做更多。我可以不要民主不要自由不要人格不要趣味,是的,这一切我都可以放弃以不会给国家添乱。连岳说“我们就是体制 ”,那是你们的体制,不是我的。我会在体制的夹缝中做些什么,但国家请放心,我会尽量不给您添麻烦,这可能是我能做的最大程度了。

4、国家还能为你做什么?
够了,国家已经做了太多。并且请您清楚,如果您再为我做什么,我难保不为您做点什么。大家相互体谅下啦。

没事就扯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