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Posts Tagged ‘盗版’

关于电影和盗版

January 23rd, 2011

听说verycd要被拔插头了,原因肯定是盗版,让我想到了关于电影和盗版的一些事。

1992年中国电影票房是32亿,以中国流行的“实际购买力”说法,比2010年的100亿只多不少。而当时的票价一般是一块到两块,小城市5毛都有。在这种低票价让十几亿人次走进电影院。

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电影票价要以十块为单位,动辄40以上。反正我知道从此我再也没看过电影。2000年中国的电影票房是,8.6亿。我想除了公务员和暴发户泡妞,再没几个人舍得看电影了。

小 时候我家那小县城有三家电影院,我每年都会看很多次电影。当然很多时候不是自己买票——爸妈单位发的,学校组织的,团委组织的,甚至班级拿班费组织的。后 来在一帮婊子的带领下电影票涨价,实行院线制。大城市影院苦苦支撑,小城市影院直接关门比如我家那的。直到现在我家那依旧没有电影院。

观影人数变少和票价变高就像是鸡和蛋,搞不清楚谁先谁后,反正就是看电影成了”贵族消费“。班费团费工会福利依然在,但是再也组织不起看电影这种奢侈的活动了。

这 之后中国的电影业基本上靠国外大片支撑,并且以国外大片的盗版支撑群众看电影的热情。这种情况持续了几乎十年,在收入增加和通胀的双重作用下,电影票终于 对部分人来说可接受了,看盗版让群众们对电影热情一直高涨,在能够接受票价的情况下逐渐愿意走进电影院更好的享受电影。在我看来盗版是这一波电影业复兴的 最大功臣。

2010 年美国的电影票价不到8美元,这个价钱在中国只能看那些没听过名字的电影。很多人是怪盗版导致影院客户流失,但是看看你这高票价怎么好意思说盗版?以美国 人均收入的十几分之一来享受同样的电影票价和更烂的影院设施,你坑爹呢?把美国电影票价变成150刀起步试试,看看美国有几个人还去看电影院?

当我把上面这句话发到推特上的时候,有了下面的对话。
@Michae1S: 市场决定价格。RT @dowei: 其实我很想知道如果美国电影票价是150刀起步,会有多少人去看?
@Michae1S: 垄断。 RT @dowei: @Michae1S 中国以美国收入的十几分之一享受同等的票价(当然还有各类产品价格),这个市场是怎么回事?

那么对抗一个垄断的市场,除了高喊土共必须死之外,盗版算不算一个选择呢?

当然至于这个票价为什么可以维持,能维持到什么样的规模,就要回到一个严肃的问题上,那就是中国的终极答案。只要这个答案还成立,盗版就将作为土共必须死和民生之间的一个缓冲存在。

C'est La Vie , , ,

洪磊们的困境

August 22nd, 2008

可能因为在苏州的缘故,苏州这边很多装机的用的都是番茄花园版的XP,它的影响力确实很大。

现在从法律层面来讨论番茄花园的问题没有任何意义,是否捆绑流氓软件一点都不重要。但我们需要反思到底是什么把陈寿福,把洪磊推到了被告席?只怪腾讯,怪微软就够了吗?

博弈论有个困境:自动售票的地铁可以逃票,抛开道德方面的考虑,你会不会逃?单独的一个人逃票对地铁系统的影响几乎为零,逃票肯定是获利的。当逃票的人数达到一个数量,地铁系统无法运行,那逃票其实是在损害自己的利益。那不逃票行吗?别人都逃了你不逃,吃亏的总是自己吧。

大 家都在这么一个困境中。求伯君说WPS最大的敌人不是Offices而是盗版。当大家大骂微软垄断的时候,是否愿意支付几十块钱和一些时间去习惯开源的操 作系统?大家习惯了逃票,已经破坏了整个地铁系统。国内几乎已经没有可以靠软件本身挣到钱的产品了(杀毒软件靠升级病毒库),我知道的最后一个值得用的国 产软件是光影魔术手,前一段也免费了。当他们都死了,我们大骂微软,adobe黑心又有什么用?

洪 磊们也在困境中。不管是番茄花园还是深度,他们做的系统都是非常易用的,这需要很强的技术实力和对用户需求的把握。可是为什么这样的人才只能靠做盗版做挣 钱?当他们做盗版获利的同时,也帮助盗版毁掉自己所依赖的软件产业。当年的几个国产linux厂商虽然不好,虽然只是借用别人的技术,但至少他们是合法 的。在用户和洪磊们的逃票习惯下,谁还知道蓝点,谁还知道红旗?

其实这还有一个隐藏的困境,那就是用盗版,强迫农产品低价等等做法对自身收入的影响。如果不是喊着收入低要求商品保持低价而是去找老板加薪,要求把那上半年30%多的财政收入增长率变成国民收入增长率的话,正版windows早就不在话下了。

大家都挣扎在这样的困境中,乘客逃票可以靠法律和道德双重约束,所以我们的地铁系统运行良好。盗版的困境的道德约束已然不存在,而国内法律约束在刻意的放 松之后也微乎其微。如今陈寿福和洪磊的遭遇虽然合法,但却有更多的悲情英雄的味道。让任何一个人去承担中国盗版问题都是不合情,甚至不合理的。可是那又怎 么办呢?只能希望陈寿福,洪磊之后情况有所改观,至少法律上的洞可以被补上:你总不能在栅栏上开个洞任人进出,却又在抽风的时候随便抓个人说你没买票。虽 然中国的多数法律都是这样。

C'est La Vie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