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Posts Tagged ‘社会’

杂感

August 14th, 2011

1,哪怕所有条件都满足的可能性为零,也挡不住伟大的设计师按照最完美的条件制定计划。当计划失败的时候大不了来一次”改革“,比如社保体系;或者是一次”收割“,大家称之为”经济危机”。而计划失败时,设计师们不仅不用承担责任,反而会身价倍增,因为需要们制定下一轮计划了

这看起来无法想象,但是放到社会领域中,在大的时间尺度下,没有人可以为自己的所为承担责任,所以只能这么运行着,劳动者一次次被收割而毫无办法。

2,中国人常说老实人吃亏,似乎美剧也这么认为。小恶不惩,旁观者冷漠,老实人一次次被欺负。因为他们老实不会欺骗,所以偶尔的反抗还很容易被发现,被认为是坏人。结局就是很多杀人犯是一些平时的老实人的逆袭,他们的逆袭将是一次总爆发,会将自己平时吃的亏全部找回

对小恶的容忍是对不作恶者的侵害,这侵害的实施者是冷漠的旁观者。我们无法惩罚这种行为,社会就是这么运行的,只能一天天的溃败,而这背后没有谁是无辜的。

没事就扯淡 , , ,

中国的终极答案

January 23rd, 2011

此文就是扯淡,如果当真,纯属2B。

已经有多次统计,从蔬菜,肉类,鸡蛋等食品到衣服鞋子化妆品等日常用品,更别说电器汽车数码产品,销售价格中国都至少不低于美国,部分甚至会高出美国很多。对中国人以美国人十几分之一的收入(劳动报酬),享受着同样甚至更高的产品价格,很多人都不明白。

其实如果搞清楚中国的社会组成一切就很简单了:1%的贵族,9%的权力阶级,20%的无产者,70%的奴隶。其中贵族和权力阶级享受着全社会90%的财富,无产者享受5%艰难的生活,奴隶使用另外的5%维持生存。

1%的贵族是全球最大的一奢侈品消费群,足以使中国成为全球奢侈品消费大国。
9%的权力阶级拥有和全球最牛逼的社会一样的收入水平和消费能力,中国的物价是以他们为标准定的。
20%的无产者生活在社会各处,缩衣节食为偶尔(频率不超过1%)消费一下为上流社会准备的消费品而奋斗。
70%的奴隶只干不吃,为整个社会提供劳动。

搞清了社会组成一切就很清楚了,不过需要提醒的是注意各阶级的规模,别动不动都按14亿算。

没事就扯淡 , , ,

学校

December 22nd, 2008
湖南科技大学凶杀案

看看此贴提到的几个地方:
学 生租的房子是教职工楼——老师的房子;情侣半夜在校园卿卿我我——还是社会青年;几个学生喝完酒半夜回去——现在宿舍不关门了么;看到情侣还去招惹一把 ——谁知道几个酒鬼都干了什么事;校外青年电话call人——都过了12点了学校还可以随便进出;砍人半天都没受打扰——保卫科看来是不存在了;逃跑的同 学40多分钟后才回来——没有去求援。

最后,是学校那无关痛痒的通告,好像学校里的事与他们无关。这样的校领导,出现这样的学生和这样的保卫科,还有这样的社会青年来做客,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C'est La Vie ,

其实情况没有那么糟糕

November 21st, 2008

网志年会我没去过,但一直会关注,今年的年会除了以往的热闹,blogger狂欢外(请参见delicious,flickr ),有些更沉重却让人振奋的东西存在。连岳杨均恒 的演讲,我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只能说是看了让人心里一颤的东西。

“在现阶段我们说悲观,它是一个不道德的事;只不过如果你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你要把这个东西放到你的心里” 。 当看到连岳的“我们就是体制 ”的时候,我只是觉得体制与我无关,我依旧称呼着”贵国“,”贵党“,一切虽在我身边,但我只求能在夹缝中找到个地方容身,我尽量不给您添麻烦,您也别给我添麻烦。恩,是的,我很悲观,看不到希望。

很 久前安替说过“中国的希望就是有一帮不肯放弃的青年”(太久了,大意如此)。多年以后,我没看到任何好的改变——恰恰相反,如果仔细看看整个社会的运行, 从政府提倡官员下海经商到如今几万人竞争一个公务员职位,这个社会其实是在退化。大政府小社会,胡温除了表面更亲民外,做的真的比江总好吗?或许真的像某 些人说的,“上面是好的,只是下面把经念歪了”,所以我们需要的是一个不会”把经念歪“的体制,而不是期待多出现几个”青天大老爷“甚至“青天大皇帝”。

一直盯着这个政府希望他能变得更好,但是它没有,看不到希望。但是换一个角度呢,看看我们的社会,看看一件件波澜壮阔,还能不承认“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 ”吗?从厦门PX 到黔地民变,直到现在出租车司机罢工 ,越来越多的“群体性事件 ”表明社会在觉醒。“中国黑狱 ”的另一个角度,是勇士们不断的去挑战“黑狱”。“杨+案”,不断有人去挑战司法的黑暗面,呼吁司法公正。或许政府还没有改变,社会还没有改变,但觉醒已 经开始了。改变从来都是自下而上的,民众的觉醒会推进社会的进步,政府必须做出调整,不管是选票还是坦克。否则将有不断的“陇南暴动 ”来催促其改变。这不,重庆深圳 的出租车运营环境都得到了改善。

我的结论是其实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社会正一点点的改变,民众的自我意识正越来越强烈。45年前,一个黑人说“i have a dream ”,45年后,有个黑人站在世界最高的讲台上告诉大家“yes,we can ”。为了一个平等的梦,美国人等了45年。我深信中国梦用不了那么久。

没事就扯淡 , , ,

中国黑狱

October 14th, 2008

对于上访,除了不准自杀,不准抗议,不准跳金水河外,贵政府还提供了免费住宿,那就是黑监狱——记住,不是美国在偶走的黑狱,而是天朝帝都的黑监狱。

天 朝的黑狱大多是地方政府在帝都建造,用来羁押上访人员的。在帝都租个小旅店,找几个人混混看着们,即控制了地方上访人员,又能安排亲戚就业,还解决了很多 小混混,打手的生存以及手痒问题。目前很难说这种地方会有多少,如果每个地方政府都在帝都建一个,那也是不小的一笔开支。如果能有大哥级任务垄断此业务, 会很赚吧?

天朝是一个很奇特的国家,被儿子打的不行了就只能去告诉他老子(记住哦,他爷爷都不行,那叫越级上访)。而他老子的解决方式就是:儿子,人家都告到我这 了,快把人带回去。由于告状的太多,儿子每天来带太麻烦,要把人集中一起,一批一批的带。所以黑狱应运而生。在这里,有黑帮看守不许你出去,也有儿子偶尔 过来告诉大家要听话,听话以后就不打你了,否则天天打。有些人得到不挨打的承诺,乖乖的回去了。有些人可能由于条件好(比如有个好看的闺女)被儿子盯上 了,一再的挨打,已经不相信所谓“不打你”的谎言了,死活不走。这种或者“被自杀”,或者就在京城的黑狱里呆着吧。

黑狱毕竟是黑的,不能太张扬。如果经常有人来黑狱闹事,那这个黑狱就很难继续经营下去——他纵不能把所有人都关进去啊。黑狱的目的是把事化小,又不是把肚 子搞大,呃,把事情搞大。但是黑狱的看守都是些有练过的“叔叔”,不能关但可以打啊,打了你还不能还手,毕竟人家是政府的人,靠,有错,狗,你还手就有正 当理由关你了,连黑狱都不用,直接正规监狱,待遇高多了。但是总有些人一不怕打二不怕死,就是来要人,比如许志永律师

昨天看双叶老师在推特上的“直播”跟志永律师一起去探访黑监狱的过程,感觉很沸腾。他们一行四人:doubleaf,zola,许志永律师,郭建龙记者。具体经过可以看这几篇文章:123 ,4 ——第四个需要翻墙。

粉刺激的一次经历,为啥我就没能参与,当年上学打架的经历肯定对我会有很大帮助啊。三个人在前,zola同学假装不是一起的在远方拍摄。前方被打的郭建龙(记者)还喊zola快跑,好保护照片和录音 。尊TMD有当年地下党的Feel,现在就差除奸队了。

天朝,我真没看错你啊。

———————————我是无聊的分割线———————————————
其实这事还让我想起了胡佳。我只 知道他为了帮助弱势群体(主要是河南艾滋病群体),不断走访,上访。由于跟国外媒体来往过多让贵国失去了耐心,以“颠覆国家罪”将生病的胡佳投进监狱。看到了许志永律师,看到此事结束后issac老师问“你们谁愿意接受CNN的采访”的时候,我突然觉得一切都清晰起来。我所知道的许律师的故事是前半段,胡 佳的故事是后半段,一条完整的“颠覆国家”路线图展现在面前。

没事就扯淡 , , ,

大猩猩谋杀案

September 15th, 2008

discovery的一个片子,讲的是刚果森林里几个山地大猩猩被杀的事。

本来打算正儿八经的写个东西的,可是我实在不是那块料,但是这片子确实很有意思,我又实在想写几个字。

一 个受西方资助的称为森林管理员的军事武装,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尽职尽责的保卫这那片森林和森林里的动物。一个叛军组织,图西族,他们控制了那片森林,甚至 赶走了森林管理员。但他们要向西方示好以获得支持,所以奴隶寻找山地大猩猩的下落,保护它们。但是却被摄影师认为过分接近大猩猩,会传染病毒给塔们。他们 雇佣儿童做士兵。一群卢旺达难民。几年间胡图族几乎杀光了图西族,数百万人死去,更多的两族人民逃到了刚果成为难民。他们要砍柴做饭。一个森林管理处的官 员,他杀害了大猩猩,企图陷害给森林管理员,赶走他们。

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故事,却有不简单的冲突。很明显来自西方的摄影师将森林管理员塑造成正面形象,因为他们保护着自然不受侵害。这样做没错,但是更多的呢?

中 国有个卖炭翁,而那些卢旺达母亲却不能烧炭做饭给自己的孩子,因为如今保护自然很重要,西方环境组织不允许。而那个叛军首领接儿童入伍时的和蔼可亲不得不 让我想到亲爱的毛爷爷,那些革命故事的作者写到”小鬼“的时候有没有想到儿童兵问题?小兵张嘎当时多大?这些或者拿枪,或者被屠杀的孩子有的选吗?而那个 官员,如果他足够聪明的话,可以辩解说自己是为了让难民可以砍柴做饭(虽然很明显他不是)。

有些看起来显而易见的事,放到某些场合其实并不那么的天经地义。

巴别塔永远都建不起来

C'est La Vi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