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Posts Tagged ‘网瘾’

值得推广的”行为矫正“疗法

August 16th, 2009

看了杨永信的网瘾治疗,和《1984》里的手段何其相似。快速洗脑法值得推广。

以极大的痛苦和恐惧先让你屈服,然后整天生活在一种恐惧和痛苦中。这期间受害者会下意识的寻求一种心里安慰,心中对好坏评判的天平默默的转移,直至认为这 一切理所当然,让自己始终处于亢奋状态——这样才不会那么痛苦。这不是单纯的打骂强迫,而是一种心理,思想上强行逆转。我不太懂心理学,但我觉得杨老师的 治疗和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有一定的相似之处,只是强烈的多,过程也更持久。

那些站出来揭露的孩子是心理顽强的失败品。接受治疗的人由于各种原因会对此经历产生心理抗拒,不愿回忆甚至不愿否定此经历,治疗经历所产生的心理失衡会影 响他人一生。想想让一个人在恐惧中生活四个多月的结果是什么?整个心理被摧垮,人格碎裂(不是破裂)。在此过程中加入重塑,一个自己希望的“新人”就这么 产生了。成功率?杨老师说了,96%以上。

杨老师如此成功,并无比英明的把“网瘾治疗”改为“行为矫正”,使这种治疗方法有了在全国推广的基础。免费给钉子户,上访者(他们都是精神病)以及一切不安定因素治疗,可以极大促进国家的稳定团结。我相信伟大英明的派对已经将此事提上日程。想一想,如果全国建立能同时收治1000万病人的“行为矫正”医院,社会主义将是多么的和谐。

杨老师还有个不得不推广它的疗法的原因:这种心理上(好吧天朝法律不怎么承认心理伤害)和肉体上的巨大伤害的万恶的做法,是要负刑事责任的,只有把它变为政府行为,一切才能理所当然。

延伸阅读:网瘾之戒 (柴静又立功了)

没事就扯淡 , ,

美好的时代降临-精神病被确诊

November 27th, 2008

大学时,遇到一个从小就神经兮兮的同学,不知道怎么就谈到打架上,他掏出自己精神病什么证的说,有啥事找我,我有精神病证明,杀人都没事。我当时那个羡慕啊,口水直流。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八条规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间歇性精 神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时候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醉酒 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

我一直认定自己有精神病也有这方面原因,但苦于没有法律及医学依据,一直不敢有什么真正的作为。其实我是多么的想打劫个银行,猥亵下少女啊。党和国家没有放弃我,网络成瘾被纳入精神病 时,我就小开心了一下,根据新鲜出炉的网络成瘾因及症状 ,每天上网6小时就算了,我这种每天上网超过16个小时的,还不能确诊吗?网络成瘾不能自拔,典型的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啊,苍天啊,大地啊,祖国母亲啊。好吧我有点语无伦次了,实在是太兴奋。那歌咋唱的来着?百年梦已圆,千年手相牵中国走进新时代…………

长期扎根于网吧玩网游的无业青年们,整日在电脑前目露淫光的怪叔叔们,每日工作于电脑前却挣不够饭前的剑男银女们,我们的时代,来临了。

C'est La Vi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