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Posts Tagged ‘蔡铭超’

关于文物追讨的法律问题

March 18th, 2009

查了下,至少有以下三个:

《武装冲突情况下保护文化财产公约》及其议定书,1954,海牙会议上
《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197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国际统一私法协会关于被盗或者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约》,1995年,罗马外交大会

简单看了下,基本原则就是非法流出的文物应该被归还,没有严格的时效性,有的是50年(为2战么?),但并不是都承认。最后那个貌似没有时间限制。 问题是这些公约都只有被抢的国家加入,抢东西的国家都无视。并且由于技术上的问题,虽然有些国家加入了公约,但是也不肯好好执行——显然嘛。而走法律程 序,这些历史上的东西又没那么好说。圆明园的东西你有哪个可以出示足够的证据证明是被抢走的?

中国加入了后两个,法国至少加入了最后那个。这算是好消息,但是像上面说的,没证据。出于保护本国利益,没证据的事哪怕申请延期拍卖给点找证据的时 间对方都不会同意,所以只能协商,便宜点买回来。狠一点的比如肯尼亚曾经借来展览然后不还,而著名的方尖碑,是因为在罗马举行的世界粮食首脑会议以上埃塞 俄比亚总理直接开骂。

对于为什么不能早找证据的问题,一时在拍卖前你甚至不知道这件文物是否还存在,在哪地方。所以埃及有专门的部分负责监控世界各地的拍卖,一旦发现有 自己国家的,马上派人去调查,索要。由于是国家出面,并且干多了,大家都会买账,起码会暂停拍卖等一下。所以埃及要回了很多文物——这是好听的,世界上我 估计二战时被抢太多才是真正原因,时间不算久证据也好找些,并且二战时期很多国家被抢,比如法国。为了方便本国追讨(法国也被抢很惨啊,万恶的法西斯), 对二战时期的文物大家都很那啥。

呃,再补充一句,文物拍卖要提供文物的来龙去脉。那两个东西是在中国申报出境的,但是在中国却被列为非法出境的文物,但是拍卖者说:who cares,拿来卖的人说是从你那卖的就是从你那买的。恩,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只是说非法也并非那么理直气壮,几十年前的东西,那时你还没执政了,是不是 非法得那时候的管事的说。

C'est La Vie , , , ,

蔡铭超,就是玩阴的又怎样捏?

March 3rd, 2009

没错,在竞拍兽首这件事上蔡铭超玩了把阴的,我就是不付钱,我就是捣乱的。抛开蔡同学背景等等,单从这件事上玩阴的又怎样捏?通过一场闹剧来表达政治目的嘛,至于什么法律途径的,黑社会也有潜规则,用不着操心。告了也只是过场,加拿大的那位贵党引渡了多少年,人家不一样上QQ玩斗地主,说不定还能泡几个去加拿大留学的小女生——名人啊,呃,扯远了。

据 说这事影响中国人的国际声誉,信用啥的,比较严重。但是我想说:没实力的声誉算p啊。喊的天响,价钱低一个点就什么都不顾了。并且赢不了死缠烂打,也比整 天只会抗议别人一瞪眼就缩的孙子的声誉好些,弱者的声誉本来就是笑话而已。更何况真的有影响到多少么?抢来的东西大张旗鼓的卖就不会影响声誉么?这里不是 一个理想的世界,否则圆明园也不会被抢了还烧。当年摩萨德特工全球追凶,被大家当英雄供着;中情局的黑监狱至今遍地开花,全球反恐工作全靠他们。

这世界不是只有白色。最简单的例子藏族同胞在英国法国闹,抢火炬。这总算不上什么正大光明的招数,但是有效,全世界包括你我都知道那片高原上的人们还在受 苦受难。蔡同学这么一搞,起码全世界都知道中国有个圆明园被丫们烧了。从新大陆的黄金到圆明园的大水法到今天伊拉克的神庙——这世界其实没怎么变。作为弱 者,除了这种非常手段,还真没你表达政治诉求的方式——就是这种方式,你我也没资格用啊。

“中国人争着买导致价高”的说法同样扯淡。诚然我也认为这个东西值不了几个钱,但是某些人认为他值钱也无可厚非,毕竟那是一段很重要的历史,起码我不敢否 认那些认为兽首很重要的人的感情。承认了这点,就得承认兽首在他们眼中的价值。这种做法虽然不聪明,但没什么好指责的。有个比较骂人的例子,我就不说了。

WSJ上这么写着:记录失窃艺术品的数据库国际失踪艺术品记录组织(The Art Loss Register)的执行干事克里斯•马里内洛(Chris Marinello)说,他不支持这种形式的政治抗议,因为这是在道德层面取胜,但却违反了法律。很可惜,蔡同学在贵国很多人眼里,连道德层面都没能取胜。

其实我的建议是学摩萨德,官方不好说可以民间。宣布对文物的所有权,不放弃任何手段拿回来,谁买了去谁家抢,实在不行搞一两次血洗,价钱自然就降下来了,然后我出面花跟百八十元买回来——我说的日元,捐给我家客厅。

C'est La Vie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