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Posts Tagged ‘黑狱’

中国黑狱

October 14th, 2008

对于上访,除了不准自杀,不准抗议,不准跳金水河外,贵政府还提供了免费住宿,那就是黑监狱——记住,不是美国在偶走的黑狱,而是天朝帝都的黑监狱。

天 朝的黑狱大多是地方政府在帝都建造,用来羁押上访人员的。在帝都租个小旅店,找几个人混混看着们,即控制了地方上访人员,又能安排亲戚就业,还解决了很多 小混混,打手的生存以及手痒问题。目前很难说这种地方会有多少,如果每个地方政府都在帝都建一个,那也是不小的一笔开支。如果能有大哥级任务垄断此业务, 会很赚吧?

天朝是一个很奇特的国家,被儿子打的不行了就只能去告诉他老子(记住哦,他爷爷都不行,那叫越级上访)。而他老子的解决方式就是:儿子,人家都告到我这 了,快把人带回去。由于告状的太多,儿子每天来带太麻烦,要把人集中一起,一批一批的带。所以黑狱应运而生。在这里,有黑帮看守不许你出去,也有儿子偶尔 过来告诉大家要听话,听话以后就不打你了,否则天天打。有些人得到不挨打的承诺,乖乖的回去了。有些人可能由于条件好(比如有个好看的闺女)被儿子盯上 了,一再的挨打,已经不相信所谓“不打你”的谎言了,死活不走。这种或者“被自杀”,或者就在京城的黑狱里呆着吧。

黑狱毕竟是黑的,不能太张扬。如果经常有人来黑狱闹事,那这个黑狱就很难继续经营下去——他纵不能把所有人都关进去啊。黑狱的目的是把事化小,又不是把肚 子搞大,呃,把事情搞大。但是黑狱的看守都是些有练过的“叔叔”,不能关但可以打啊,打了你还不能还手,毕竟人家是政府的人,靠,有错,狗,你还手就有正 当理由关你了,连黑狱都不用,直接正规监狱,待遇高多了。但是总有些人一不怕打二不怕死,就是来要人,比如许志永律师

昨天看双叶老师在推特上的“直播”跟志永律师一起去探访黑监狱的过程,感觉很沸腾。他们一行四人:doubleaf,zola,许志永律师,郭建龙记者。具体经过可以看这几篇文章:123 ,4 ——第四个需要翻墙。

粉刺激的一次经历,为啥我就没能参与,当年上学打架的经历肯定对我会有很大帮助啊。三个人在前,zola同学假装不是一起的在远方拍摄。前方被打的郭建龙(记者)还喊zola快跑,好保护照片和录音 。尊TMD有当年地下党的Feel,现在就差除奸队了。

天朝,我真没看错你啊。

———————————我是无聊的分割线———————————————
其实这事还让我想起了胡佳。我只 知道他为了帮助弱势群体(主要是河南艾滋病群体),不断走访,上访。由于跟国外媒体来往过多让贵国失去了耐心,以“颠覆国家罪”将生病的胡佳投进监狱。看到了许志永律师,看到此事结束后issac老师问“你们谁愿意接受CNN的采访”的时候,我突然觉得一切都清晰起来。我所知道的许律师的故事是前半段,胡 佳的故事是后半段,一条完整的“颠覆国家”路线图展现在面前。

没事就扯淡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