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Posts Tagged ‘2008’

再见2008

December 31st, 2008

好像晚了点,没关系反正我就是迟钝和敏感的结合体。

让2008快点滚蛋有点对不起它,如果说将会有什么变化,2008功不可没。

so,再见2008,反正,我也不会想您。

至于2009,敬请期待

C'est La Vie

关于宪章,关于签名

December 17th, 2008

2008年是不平凡的一年,一件件大事连续不断。本以为要到年末了会消停了,结果2008年12月10日,《零八宪章》公布,这绝对是不输前面任何一件的大事,甚至更重大。

宪章出来第一天就看到了,但直到14号凌晨才有时间仔细看来零八宪章的详细内容。对 于这份宪章我基本赞同,但并不能完全认同,第一批签署者(或起草者)中还有一些我讨厌的名字。我不认为这份宪章是成熟的,某些地方还可以看到幼稚,发起人 间相互妥协的痕迹。宪章所提倡的理念我想多数人都认同,具体操作上就没有太大的可行性了,还有些不合时宜、过于理想的东西。宪章给出了目标,却把自己可行 的道路封死。但总体来说,我认为这份宪章将中国往民主宪章方向推进了一大步。宪章本身不可行,但却可以成为中国民主宪政的一个强硬的支撑。

对 于政治我不懂太多,我只是出于自身的考量认为这个世界应该是自由和平等的,在不损害他人利益的情况下可以自由的活动以及保护自己的利益不被侵犯。但这一切 在这个连普世价值都不肯承认的政府治下的国家里却成了奢望。零八宪章里很多条款在我看来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但仔细想想却从来没有“真正”拥有过的东西。当 奥巴马高喊着change的时候,中国也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刻,零八宪章出现了。

我想起了王留美的一句话,囧,动画片看多了。

关于签名,只 是表达自己对这份宪章的赞同。不管是被XXX利用作为政治资本,还是“给党内强硬派借口打压温和派”,这些不是我这普通老百姓担心的事,还没那高度。我有 追求,并且觉得自己看得到希望,只是比较远。“我只是希望孙子可以生活在一个自由,平等的世界而已”,零八宪章让我觉得目标更近了一些。有种声音是认同中 国需要变革,但担心会乱,希望更稳妥。我的看法是变革越早,损失越小。我不能保证变革中没有动荡(虽然我认为现在还可以把动荡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但越晚 损失肯定越大。我不认为贵党会主动走向民主宪政,相反它只会为阻止这种进程犯下更多的错误,矛盾会越积越深,时间越长越难和平的转变。

没 错《零八宪章》虽然选择了尽量温和的文字,但它本身是激进的。我不能完全认同这种激进,但我认为当下的中国不缺温和。不满的人很多,往前走的人很少。党国 几十年的奴化教育已经让人党国不分,越来越少能分清国家政府和人民。鲁迅说中国缺少拆房顶的人,我想事情要向前发展还是需要一些激进的人去拆房顶吧。所以 我赞同这份激进的宪章,所以我愿意去签名。虽然其实并没有能力去做什么,但是表示下赞同总可以。《零八宪章》虽然不完善,但在当下确实是它比较好。

梁文道说“一份联署如果有水份,不是因为里头有太多的「无名小卒」;而是有太多人根本没看清楚自己签的是什么,就草草跟风。我必须说,如果有人这样做,那是不负责任的”。所以我认真读了几遍。至于连岳所说的风险 ,我也考虑了,我其实并没有什么好怕的。梁文道说《大家一起来》 的时候可能并不十分了解大陆的真实情况。宪章发布后陆陆续续已经有好几个人被请去喝茶,多数至今未归,刘晓波似乎也要被以“颠覆国家罪”起诉了。白色的恐 怖一直笼罩着这篇神奇的土地,这是做任何事前都需要首先考虑的事。罗斯福说过人应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神州大地上的这份恐惧,让我觉得更有必要去签名。当 然我也很赞赏也可以像连岳那样选择当一个替补 ,“若又有签名人员因此事被抓之时,即我签名之际”,给他们一份恐惧。

我不认为一份宪章就可以让中国变得更好,甚至不认为变革后的中国会更好。但它发出了一种声音,告诉大家有人希望改变,告诉当权者:你不开窗户,就有人要拆房顶了。

没事就扯淡 , ,